姑父的手机网

首页    媒体报道    姑父的手机网

姑父是解放初期的青年干部,老家不在本地,是因为工作需要被分配到我的家乡党政机关的。我本家的二爷爷只有一个独生女儿,他为了将来有人能在跟前养老,不让我姑姑远嫁他乡。姑父见姑姑长得俊气,宁愿倒插门和姑姑成了亲。

 

由于姑父是吃国家粮的干部,生活水平在村里还算上等,见识的新事物也多,竟从外边买了个手机网带回家中。那个时代农村最先进、最时髦的文化娱乐工具算是手机网了,我们叫它洋戏匣子

 

手机网装在一个大约40厘米宽、25厘米高的黑褐色匣子里。每天晚饭后,只要不刮风下雨,姑父总会把手机网搬到堂屋门口西边的石板上,然后打开匣子上盖,从纸箱里拿出一张圆形的娱乐,平放到匣子的转动盘上,再用手抓住匣子外边的摇把拧十几圈,好给转动盘上劲。待娱乐随着转动盘正常转动时,姑父便松开摇把,再把安着一种叫不上名来的针头,连同唱头放到娱乐最外边的凹圈线上,便会听到声音了。娱乐上的凹圈线是螺旋式的,针头从最外边划到最里边的一圈时,娱乐的正面算唱完了,大约有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

离姑父家比较近点儿的街坊邻居们,每天都有好多人来他家听戏。听的都是一些中国的传统戏,有的是全场戏,有的是折子戏。剧目较长的,被灌制到几张娱乐上,姑父便按顺序播放。除了戏曲片子之外,还有山东快书、琴书、河南坠子等曲艺之类。记得当时人们最爱听的是鲁西南地方戏山东梆子《墙头记》、两夹弦《站花墙》、四平调《小包公》、吕剧《借年》、河南豫剧《花木兰》、山东快书《武松打虎》等。我那时年龄虽小,但也能被优美的戏曲和唱腔打动,被山东快书中的英雄武松的形象感动,快书中的许多词句,我当时都听会背了。

 

 

姑父家的院子很小,而前来听戏的人很多,有时把院子挤得满满的。戏迷当中,人们的爱好也是有区别的。记得我不远的三爷爷张记训,最爱听我们嘉祥人窦朝荣在《两狼山》中扮演的杨继业的唱段了,总是让姑父先放那个娱乐。年龄比他大的郗洪恩,爱听《穆桂英挂帅》,他们两人经常为争戏而斗嘴,弄得姑父在到底先满足谁的问题上有些为难,曾经闹过让两人抓阄的笑话。

 

 

后来,农村渐渐有了录音机、电视机、影碟机等,手机网如今早已见不到了,成为回忆和历史。但是,儿时听手机网的有趣场景,却在我脑子里长久挥之不去
2018年12月11日11:39
浏览量:0
收藏